闪击波兰——古德里安装甲部队的首次亮相就震惊了世界

1939年,在德国北部与波兰边境德国一侧,德军集结了由21个师编成的“北方”集团军群,下辖屈希勒尔上将指挥的第3集团军和克鲁格上将指挥的第4集团军,冯·博克上将为集团军群指挥官。

在德国南部和捷克斯洛伐克境内集结了由33个师编成的“南方”集团军群,下辖李斯特上将指挥的第14集团军、赖歇瑙上将指挥的第10集团军和布拉斯科维兹上将指挥的第8集团军,龙德施泰特上将为集团军群指挥官。这两个集群分别由德国空军凯塞林将军的第1航空队和勒尔将军第4航空队提供空中支援。

海因茨·威廉·古德里安指挥的第19装甲军隶属于克鲁格的德军第4集团军。下辖有第3装甲师、第2和第20摩托化步兵师以及第23步兵师。第3装甲师作为古德里安手中最强的打击力量,该师的装备有:

战役开始之前,克鲁格并没有把第19装甲军作为突击兵力,而是安排古德里安负责掩护施特劳斯将军的德军第2步兵军的侧翼。

1939年9月1日凌晨4时45分,满载钢铁和的德军容克斯轰炸机群发出沉重的呼啸声,向波兰境内飞去;与此同时边境上万炮齐鸣,德军的炮弹越过边境如雨般倾泻到波军阵地上。

波兰的部队、军火库、机场、铁路、公路和桥梁瞬时被浓烟与烈焰所笼罩。500架飞机还没来得及起飞就被炸毁在机场,无数火炮、汽车及其它辎重被摧毁,交通枢纽和指挥中心陷入瘫痪,波兰军队陷入一片混乱。

约1小时后,德军地面部队从北、西、西南三面越过了波兰边境,向波兰发起全线进攻。尽管波兰军队顽强抵抗,但在德军的闪电进攻下却归于土崩瓦解。斯图卡式轰炸机俯冲时发出凄厉刺耳的声音;整师的坦克集团横冲直撞;能够迅速开炮的突击火炮甚至在坎坷不平的波兰道路上也能以每小时50公里的速度迅猛推进;这一切让波兰人感到恐惧和无所适从。

德军以其6个装甲师、4个轻装甲师和4个摩托化师为主要突击力量,撕开了波军6个集团军约80万人组成的防线。在一马平川的波兰西部势如破竹般向纵深快速挺进。

古德里安的第19装甲军第一时间突破波兰边境防线,成为了德军“北方”集团军群主力第4集团军的攻击前锋。

9月1日晚,古德里安随第一攻击波的第3装甲师一起渡过布拉希河,以每天50-60公里的速度向波兰腹地狂飙。

9月3日,就推进至维斯瓦河一线,完成了对“波兰走廊”地区波军“波莫瑞”集团军的合围。

“9月1日4时45分,全军同时越过边界。进攻刚刚开始的时候,地面笼罩着一层厚厚的浓雾,空军起初无法使用。我随第一波的第3装甲师一起前进,在泽姆珀尔堡东部与敌人遭遇,发生第一次小规模战斗。遗憾的是,虽然我已经下达了不要随便开炮的命令,但是第3装甲师的重型火炮还是不照命令行动,居然向着大雾开了炮,惹来不少麻烦。第一发炮弹落在我的指挥车前50米的地方,第二发落在我后方50米处。我估计,下一发就要命中我,于是我立刻命令驾驶员赶紧向右转。突如其来的爆炸把驾驶员吓坏了,一踩油门,开足马力把车开进了一条沟里。我的这辆半履带式指挥车的前轴被撞弯,动弹不得。我不得不到军指挥所,换了一辆车,并向那些热情过度的炮手说明了当前的情况。在此我想顺便说一下,在战场上使用装甲指挥车实施指挥的军长,我算是第一个。因为这些车辆都装有无线电设备,可与军司令部和所属各师保持不间断的联系,使我能与我的装甲兵一同驰骋在战场上。”

9月4日,波军“波莫瑞”集团军的3个步兵师和1个骑兵旅全部被歼灭,而古德里安指挥的4个师只付出了死亡150人,伤700人的微小代价。

9月5日,希特勒亲自到第19装甲军视察。古德里安对于坦克集群的运用经验,给希特勒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也得到了希特勒的支持。

9月8日,古德里安的第19装甲军作为德军第4集团军的前锋,继续向华沙方向实施突击。

9月11日,古德里安的第19装甲军强渡纳雷夫河,向华沙后方的布格河迅速推进。

9月14日,突破了布列斯特—里托夫斯克的筑垒地域,继续向南突击,以便与德军“南方”集团军群的右翼李斯特上将北进的第14集团军完成最后的纵深合围。

9月16日,古德里安中将的第19装甲军与“南方”集团军群的先头装甲兵部队克莱斯特的第22装甲军,在布格河畔的符沃达瓦会师,合围了退集在布格河、桑河与维斯瓦河三角地带的波军。

9月17日凌晨,苏联白俄罗斯方面军和乌克兰方面军分别在科瓦廖夫大将和铁木辛哥大将的率领下,越过波兰东部边界向西推进。

9月28日,华沙守军司令向德军第8集团军司令布拉斯科维兹上将正式签署了投降书。

1939年10月2日,进行抵抗的最后一个城市格丁尼亚停止抵抗,波兰沦陷。

Related Posts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